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返回主站

二胡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二胡论坛 门户 评论杂谈 查看内容

传承“蒋派”二胡艺术的文化精神

2018-11-14 21:35| 发布者: erhuart| 查看: 1091| 评论: 0

摘要: “蒋派”的艺术风格是:淳朴、清秀、飘逸、深沉、端庄。“蒋派”的艺术风格来源于对民族音乐传统的深刻理解。中国传统音乐风格多平和、清丽、明朗、典雅、含蓄,讲究恰到好处。蒋风之先生对于时代和民族文化的心理、 ...
“蒋派”的艺术风格是:淳朴、清秀、飘逸、深沉、端庄。“蒋派”的艺术风格来源于对民族音乐传统的深刻理解。

中国传统音乐风格多平和、清丽、明朗、典雅、含蓄,讲究恰到好处。蒋风之先生对于时代和民族文化的心理、以及审美情趣的独特把握,在对乐曲进行艺术再创作时,表现了与众不同的美学理想和艺术追求。

中国的艺术最重视最强调的是:“写意”、“传神”。

演奏家又如何做到以上这两点呢? 我们不妨学一点先辈们的论述。

1744年左右在《乐府传声》(徐大椿)文中曾这样写道:“唱曲之法,不但声之宜讲,而得曲之情犹为重。”其文在“断腔”中还非常细致地写道:“……北曲之唱,以断为主,不特句断字断,即一字之中,亦有断腔,且一断之中,又有几断音;惟能断,则神情方显……有另起之断,有连上之断,有一轻一重之断,有一放一收之断,有一阴一阳之断,有一口气忽然一断,有一连几断……”文中又说:“唱曲之妙,全在顿挫”。

这篇文章距我们现在已经有273年了,我们从中可以领悟到,中国的传统艺术是多么细腻、多么讲究。而在蒋风之先生的演奏谱中,几乎篇篇都是谱例,真可谓是“心有灵犀”,不点也通。

谈到“蒋派”,很多人便会马上想到了古曲《汉宫秋月》。是的,这首古曲一直得到了专业二胡及业余二胡演奏者们的肯定,但也就是这首名曲不但让大家有些困惑,也曾经让我困惑过。

古曲《汉宫秋月》只是一首不快、不慢、不长、不短、一个把位、共有11度的音域组成的乐曲而已,但是为什么正是这首乐曲,却让二胡专业的人士们认为它“难”呢?

我在1952年(11岁)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学习钢琴。1953年年主修小提琴、副修钢琴。1956年(15岁),中央音音乐学院附中设立了民族器乐学科,我从那时便开始学习二胡。1957年我第一次学习了古曲《汉宫秋月》。当时我已经学习过了三年的小提琴,对于弓弦乐器的演奏,自然有了一定的基本功,又受到四年专业的音乐教育(钢琴做为必修课程,也一直在学习),所以初学这首乐曲时,觉得:“真是太容易了”。因为我只是从弓法、指法、音准、节奏上下功夫。

1959年我第二次学习《汉宫秋月》时,我只是学会了模仿。

1961年(20岁)我上大学二年级时,我又学了这首乐曲。这时我才把它深深地印在脑子里。因为这时候,我开始懂得思考,其中看到:

1、节奏的演变、时值长短的变化;
2、吟、揉的不同处理;
3、左手独特的按音(压揉、压弦);
4、丰富了加花音、装饰音(虚按音、滑音);
5、顿弓、提弓、分弓和长弓的多种选择;
6、弓、指法的选用;
7、音准在不同情况下会有不同的处理(偏低倾向音);
8、“tr”的灵活运用;
9、“以弱代强”的艺术表现手法的魅力等等。

其中有些技法是我在学习西洋的乐器之中从未见过的。那年期末考试时,我演奏了这首乐曲。

1963年(22岁),在我四学《汉宫秋月》后,写了一篇学习心得:《学习<汉宫秋月>中的一些问题》。文中我这样写:

第一、首先要细致地记谱,把老师说的和自己感觉到的都记在谱子上。有时候老师在一个乐句中,能够拉出几种不同的处理,那就把这不同的都记下来,留做以后的参考或研究。

第二、忠实于所记乐谱来练习(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一个大学生总是要强调有自己的见解,什么发展一步了…这些想法是十分有害的,首先你并没有掌握老师教的东西,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发展,有的只是按照自己的兴趣随意演奏而已,因为青“胜于蓝”,首先要“出于蓝”。)

第三、要一丝不苟的逐渐练熟,做到可以不看谱子也能够拉出细致的处理。如:右手技法中各类的顿弓与提弓,左手的加花音、内在音,轻、重音等。
第四、需要有举一反三的学习精神。有些问题老师并没有谈到,只是演奏出来了,这时便需要好好动脑子,如:"tr"的各种节奏型、运弓上的感觉,手指按弦的轻重,情绪的突发变化等等。

第五、练熟后,细致的地方也能掌握了,这时已达到了精学的水平,要做到有分寸的掌握才行。《汉宫秋月》这首乐曲,在运弓上可以说是最难掌握的,要求平稳,而在平稳之中又多变化。所谓细致,就是右手运弓恰到好处而变化多,但还是要归于平稳。左手滑音、加花音的处理、变化,丝毫不能夸张,情绪的起伏要做到婉转缠绵。这样才能将丰富的艺术手段以及在掌握其分寸上,做到“得心应手”。

第六、通。就是在充分的掌握了技法的同时,将自己的感情深入到乐曲中去,像是在说话,在向人倾诉。弓子、手指完全服从感情的支配,这时的乐曲,已深入到自己的情感之中,这样的演奏才能“动人”。

文革后,1978年(37岁),我又重学了《汉宫秋月》,这是我第五次学习这首古曲。这时我才真正领悟到这首乐曲确实很“难”。那年我作为蒋风之先生的助手,陪同去西安、西宁讲学,并独自开课,在理论、艺术处理以及演奏要点上,都能一一作出讲解。也是在这时我才真正理解和认识了蒋风之先生,对于艺术的追求是如何精益求精、对于乐曲的演奏是如何精雕细刻的。

《汉宫秋月》难就难在蒋风之先生在艺术处理上,正如《琴声十六法》(明代冷仙著)中所说的那样:“吟揉妙处,婉转动荡,无滞无碍……”它还难在“音有奇特处,乃在吟逗间”。

中国音乐的特点多追求旋律美,除此之外,我们传统的音乐又特别强调演奏技艺的高深。

蒋风之先生在近六十年演出和教学的活动中,他始终追求着艺术的真谛。当他演奏一首乐曲时,首先强调应该理解乐曲所要表达的内容,他认为“情从意生”;为了使艺术更富感染力,他要求“形”、“神”兼备;他强调艺术的变化,反对雷同;在演奏时他广泛运用了音乐中的对比因素,如:刚柔相济、放收结合、强弱对比、虚实变化等;在演奏中他非常讲究旋律进行中的内在之音,以及乐句、乐段之间的必然联系;他尤其强调右手的技法。认为右手技艺的高超和丰富,是表现乐曲灵魂的重要手段,在左手手指法上他也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以上这些丰富的“技”、“艺”,都是为了表达乐曲的“意”和“神。

蒋风之先生在演奏时,还非常强调:细说、轻吟、慢唱、高歌等立体的艺术要求。并且根据不同的乐曲内容而有所相应的侧重。

既使我们在《蒋风之二胡演奏谱》的其它短小的乐曲中,如:民间乐曲《花欢乐》,或者古曲《悲秋》,我们也能看到,它们都有着极其精致的艺术处理。那么,哪一首乐曲又不是这样呢?

但是,“蒋派”不等于《汉宫秋月》,“蒋派”同样也不等于某一些独特的艺术技法。

蒋风之先生的一生,始终坚持立足于现在;努力学习传统的精华;认真吸收民间的养分;虛心借鉴姊妹乐器的演奏技法。

“蒋派”艺术上的追求与理念是一一传承和弘扬中国的民族音乐艺术。

正是由于这个理念,蒋风之先生他将自己最熟悉的江南丝竹多首,移植为二胡的独奏曲。上个世纪50年代,在他参加了“古琴研究会”,并在与古琴演奏家查阜西先生互相交流与合作演出的过程中,他移植了古曲多首;他还移植了其他民间乐曲四首,创作了二胡曲一首。

也是由于这个理念,他一生将传授刘天华先生最具时代意义的十大名曲为己任。1950年以来他在教授新创作乐曲的同时,尤其对阿炳传谱的三首乐曲:《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民间乐曲《江河水》以及孙文明的《流波曲》特别偏爱。

由于这个理念,他先后曾在十所大学里任教,一教就是近六十年,晚年还到七所音乐、艺术学院去讲学,他一生所教授的学生不计其数。
正是由于这个理念,他借鉴了小提琴的演奏技法,并结合了二胡这一乐器的特点,深入浅出地写出了科学的二胡演奏法;他还借鉴了古筝、琵琶、古琴等乐器的演奏技法,丰富了二胡的演奏技艺。

还是由于这个理念,他从五十年代起,就是国家“乐器改革小组”的主要成员,并身兼民族乐器各大厂家的顾问,对二胡乐器的改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由于这个理念,他录制了大量的二胡独奏曲,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音响资料。著有《蒋风之二胡演奏艺术》一书,总结了“蒋派”二胡艺术理论。
在刘天华、蒋风之们的带领下,今天,曾被称为“叫花子”乞讨的响器——二胡,已经登上了大雅之堂,并且在国际的艺术殿堂中拥有了一席地位,但是前面的路仍然漫长、遥远。

我们传承“蒋派”是为了继承传统,学习传统,让二胡艺术始终坚持传达民族的文化精神。

我们传承“蒋派”是为了让艺术的百花园中,更加绚丽多姿。
我们传承“蒋派”是让我们学习前辈,有追求变化、敢于创新的勇气。
我们要自信、应自尊、敢坚持、不自封、认真兼收、善于并蓄。
我真诚的希望我们就是以“繁荣国乐、发展国乐”为己任的音乐人!
                
                       蒋青  2017年9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二胡艺术网 ( 浙ICP备11022551号  

GMT+8, 2020-9-24 04:02 , Processed in 0.07812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