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返回主站

二胡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二胡论坛 门户 学堂 曲目赏析 查看内容

点击选择栏目:  胡琴知识 |技法技巧 |二胡论文 |曲目赏析 |选购保养 |二胡制作 |二胡教学 |

戏曲风格板胡乐曲的戏剧化内涵 ∣ 演奏曾健雄先生板胡与乐队《秦香莲》作品感受 ...

2016-6-25 10:27| 发布者: erhuart| 查看: 336| 评论: 0

摘要: 板胡与乐队《秦香莲》作曲:曾健雄 演奏:牛长虹 板胡,作为最有特色中国民族拉弦乐器为大家所喜爱,它的音色高亢明亮、悲壮激越。板胡以大喜大悲的演奏风格出现在中国民族音乐的舞台上,其从起源、发展、演奏 ...

板胡与乐队《秦香莲》

作曲:曾健雄   演奏:牛长虹  


       板胡,作为最有特色中国民族拉弦乐器为大家所喜爱,它的音色高亢明亮、悲壮激越。板胡以大喜大悲的演奏风格出现在中国民族音乐的舞台上,其从起源、发展、演奏、创作与戏曲音乐有着深厚的渊源,大部分板胡乐曲从戏曲音乐发展变化而来,并保持着戏曲音乐剧种的曲牌与板式。可以说“戏曲”是我国民乐创作、演奏的“主根”。在建国以后的板胡创作曲目中,多以梆子腔剧种为素材,其中以秦腔、豫剧、河北梆子、晋剧、迷糊等为素材创作的板胡曲较多,评剧板胡为素材的板胡独奏曲还属于空白。

        2010年12月,受著名板胡演奏家、作曲家、指挥家,贵州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曾健雄先生之邀,我在“曾健雄先生从艺60年民族音乐会”上,演奏了由他作曲并亲自指挥演奏了板胡与乐队《秦香莲》;2014年10月10日,又在国家大剧院“风华黔韵民族音乐会”上与曾先生再度联手演奏了这部作品。此曲为曾健雄先生根据评剧唱腔音调与板式创作完成,是一部充满悲剧色彩的连缀体结构的叙事性乐曲,乐曲从评剧白派(白玉霜)唱腔低沉、宽厚和李派(李金顺)高亢、激越的艺术特点中吸收大、小口落子声腔元素提炼的音乐形象,通过“哭诉”、“痛斥”、“抗争”、“伸冤”乐段,形象地表现了中国古代妇女秦香莲朴实善良、历尽苦难、不惧强权勇于反抗的精神。

       作为一名板胡演奏者,首先在演奏乐曲前,必须要对乐曲的风格、音乐内涵有充分的分析理解,对评剧的唱腔、板式、评剧板胡的演奏方法、特点认真学习,掌握评剧板胡的演奏风格对准确的诠释乐曲的思想内容,正确把握乐曲风格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乐曲的创作与演奏,我有一些理解与体会,主要是以下两个方面:





一、戏曲音乐的戏剧化内涵赋予乐曲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板胡与戏曲音乐有着深厚的渊源,板胡的从起源、发展、演奏风格与戏曲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可以说,戏曲音乐是板胡和民族器乐创作的源泉。从建国以来板胡乐曲的创作来看,其创作素材多来源于地方戏曲、民歌、曲艺,其中以各地方戏曲素材创作的板胡乐曲最为丰富,《秦腔牌子曲》、《红军哥哥回来了》、《花梆子》等板胡名曲均在地方戏曲的曲牌、板式、旋律的基础上创作而成。戏曲音乐,是音乐与戏剧相结合的戏剧性的音乐。戏剧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创造艺术形象,当这种表演有了音乐的结合,它就可以借助于音乐善于表达情感、具有强烈的情绪感染力的特长,使这种艺术形象的创造增强情感的浓度和表现的深度,使之具有更为感人的艺术魅力。虽然戏曲风格板胡乐曲是板胡创作的主要来源,但是评剧风格的板胡乐曲并不丰富,曾健雄先生创作的板胡曲《秦香莲》正是填补了评剧风格板胡乐曲创作的空白,评剧音乐的戏剧性、评剧音乐板式的变化使乐曲的使乐曲极富艺术的感染力。

        板胡曲《秦香莲》使用评剧音乐的作为乐曲创作的素材,乐曲各个段落的创作与评剧《秦香莲》的剧情紧密联系,使乐曲极富画面感。 乐曲结构以引子---搭调---慢板---摇板—垛板—快板—行弦—幺二三---广板等板式构成。乐曲为演奏者演奏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曾健雄与牛长虹交流板胡曲《秦香莲》的演奏技艺

1、引子:
        乐曲的引子由乐队的低音弦乐群奏出评剧反调慢板原有的板式曲调中提炼出深沉的充满了悲剧色彩的主题,一开始就把观众带入了戏剧性的意境,在打击乐“嘟  八大  台--”,的锣鼓经后,板胡独奏进入,由慢渐快的甩弓演奏出传统评剧“搭调”的唱腔,作者在评剧搭旋律的基础上做了大幅度的扩展,由板胡奏出乐曲的主题,运用丰富运弓、触弦的变化,在不同把位进行演奏,在乐曲一开始演奏者就以第一人称秦香莲进入了角色,运用悲剧色彩的旋律将人物内心的悲痛情绪做了感人肺腑的展示。

2、慢板
        乐曲的第二段为慢板,为本曲的核心乐段。慢板充满了悲伤和无助的情绪,采用了评剧白派唱腔“千山万水来到京城”的旋律创作而成,作者在原唱腔旋律的基础上进行了充分地扩展,充满哀怨、悲痛情绪的音乐主题呈示,表现了秦香莲哭诉三年灾荒,公婆冻饿身亡,剪青丝换芦席葬埋尸骨,秦香莲带着一对儿女讨饭到京城寻夫的凄凉场景。随后,以李派名剧《杜十娘》“闻听此言,大吃一惊”的旋律进行展开的“哭迷子”甩腔素材创作的旋律将秦香莲悲愤交加、泣不成声的情绪进行了更为深入的渲染。
        慢板作为此乐曲的核心乐段,演奏者一方面要掌握评剧音乐的韵味、风格、特有的演奏手法,另一方面,随者音乐情绪的变化,更需要演奏者体会乐曲的画面感,领悟乐曲人物的内心活动,才能做到打动观众。在慢板乐曲的旋律安排中,我运用不同的运弓和抹、滑、垫、打、压、揉的触弦技法,将“板头”尺寸随着情绪的变化而作渐快渐慢,突快突慢的处理,层次渐进的把人物悲痛欲绝、泣不成声的情绪作了充分渲染。

3、摇板  
        乐曲的第三段为紧打慢唱的摇板乐段,乐曲创作的思路来自《秦香莲》剧中的“杀庙”段落,韩琪受陈世美之命要将秦香莲母女杀人灭口,追至破庙,秦香莲悲愤交加,控诉陈世美的忘恩负义,残害亲人,韩琪无法下手,最后自刎身亡。此段落为评剧《秦香莲》中戏剧性最强,也是最为激烈的一段,剧中秦香莲的唱腔高亢激昂、悲愤交加,具有强烈的冲击力。在此段落中,由板胡演奏出悲愤交加的旋律,板鼓、梆子急促的节奏与板胡的自由演奏形成了紧打慢唱旋律特点,乐队的“过门”与板胡的旋律相互推动,构成了起伏跌宕、强烈的戏剧性效果。在演奏此段落中,节奏的控制是关键因素,需要按照戏曲音乐的规律与板鼓、梆子进行配合,达到严丝合缝。同时,板胡旋律的进入也需要做一些设计,将乐队过门与板胡旋律的衔接的节奏掌握好,在紧打慢唱中掌握演奏中的气息,句法的划分,使乐句的处理从容、激昂、紧凑而不千篇一律。

4、垛板与快板
        乐曲的第四乐段为垛板与快板,采用了评剧“行弦”和“幺二三”的板式,与铿锵有力的快板节奏结合。把秦香莲痛斥权贵的抗挣精神作了淋漓尽致地表现,此段落的演奏为连续十六分音符,在演奏时要注意快弓的颗粒性、清晰度。在华彩乐段的演奏中,与板鼓梆子的配合、节奏的掌握尤为重要,处理此乐段要越来越快,突出戏曲音乐的弹性趋向的规律,也是乐曲越来越激烈,达到乐曲的最高潮。

5、尾声
        尾声乐队再现了秦香莲宽广、激愤的主题,与板胡独奏交替穿插的旋律交相辉映,在戏曲锣鼓的配合下,板胡独奏出气势磅礴的旋律,展示了秦香莲不畏权贵、勇于反抗,最终取得胜利的音乐形象。


二、关于戏曲风格板胡乐曲创作的思考
        板胡来源于戏曲,早期作为戏曲伴奏乐曲出现在舞台上,其丰富的演奏手法与细腻的风格变化使板胡极富魅力,在民族器乐演奏技巧趋于西化的今天,板胡乐曲应该如何创作、如何演奏也成为板胡演奏者、教育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首先,技术与风格都不是唯一的,新时代的板胡乐曲创作演奏要有鲜明的时代感,深刻的思想内涵,有现代的演奏技巧,还必须掌握各地方风格的演奏手法。戏曲的历史悠久,在中国长达1500年,是中国文化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板胡的起源、发展都离不开戏曲音乐,戏曲音乐是板胡创作、演奏的源泉,因此,戏曲风格板胡曲在板胡的演奏创作中有着重要的地位。
        由曾健雄先生创作的板胡与乐队《秦香莲》,填补了板胡评剧风格乐曲缺失的空白,乐曲将音乐性与戏剧性两者完美结合,可以说是戏曲风格板胡乐曲的经典之作。在创作中作者注重板胡旋律与语言的结合、旋律与剧情的结合,使唱腔中唱词韵律平仄与板胡旋律呼应,使白派名剧《秦香莲》的剧情与板胡旋律的一致,将跌宕起伏的剧情与恰到好处的旋律巧妙结合,板胡旋律与人物性格也十分相符。作为担任板胡与乐队《秦香莲》首演的演奏者,我常被乐曲艺术魅力所感动感动,强烈的画面感浮现眼前,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深入角色当中,仿佛演奏者本人就是秦香莲,板胡曲《秦香莲》演出,受到板胡界和专家、观众的肯定好评,也是我近年来深奏的保留曲目之一。
        戏曲区别与其他艺术形式的关键在于,它摆脱了普通音乐艺术的单纯性,具有较为鲜明、强烈的戏剧性。戏曲风格板胡乐曲区别与其他板胡乐曲的最大特征也是其戏剧性,作为一名演奏者,在演奏戏曲风格板胡乐曲时,不但要掌握乐曲中的技巧、风格、节奏等关键因素,还必须注重其戏剧性,也就是演奏情绪、音乐处理是与剧情、人物的一致,要对剧目情节与人物有较为深刻的了解,在戏剧性变化强烈的乐段把握好对于节奏和情绪的处理是演奏的关键。《秦香莲》的演奏使我对评剧音乐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中国戏曲具有极大的魅力,板胡的演奏教学创作离不开戏曲音乐,作为一名板胡教育与演奏者,我也希望有更多更好类似《秦香莲》的戏曲风格板胡曲出炉,相信随着我国板胡演奏技巧的发展、板胡创作乐曲的丰富,板胡事业的发展将越来越好。

                 文/牛长虹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牛长虹教授简介:

牛长虹,女,汉族,1971年11月出生,教授,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副主任,民族器乐教研室主任。研究生学历,文学硕士,为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第一位板胡硕士研究生。现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学会理事,中国戏曲音乐学会常务理事。

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自幼随父学习板胡演奏,1984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师从李恒教授。1990年考入本院本科民乐系,在大学期间,除了学习板胡演奏,还向多位名家潜心学习二胡、高胡、中胡、京胡等民族拉弦乐器的演奏,并得到胡琴大师刘明源先生的指导,胡琴演奏家沈立良先生的指导。2003年考取中央音乐学院板胡硕士研究生,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的首位板胡硕士研究生,导师为李恒教授。

所授课程:

音乐系板胡主修课程、板胡副修课程、表演系戏曲板胡主修课程。


研究方向:民族器乐教学演奏


论文著作

1、《谈板胡在梆子腔剧种当中的应用》

2、《谈板胡教学当中的音准问题》

3、《板胡演奏当中部分戏曲音乐演奏技法》

4、板胡的制作与维修》

5、《浅谈戏曲音乐风格的板胡独奏曲》

6、《板胡演奏当中的戏曲音乐审美趋向与文化内涵》

7、《戏曲音乐特性音调在板胡演奏当中的使用》

8、《浅谈板胡教学中音阶的训练》

主要荣誉


1、2006年被评为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2、曾在华夏国际展演年“富利通”民族器乐独奏大赛中获奖

3、曾获首届新加坡音乐舞蹈比赛优秀园丁奖。

4、所教授的学生多次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得金奖和银奖。

1994年至2000年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担任板胡独奏和中胡声部首席,出访希腊、泰国、法国和香港地区。

1995年获中国民族器乐独奏大赛板胡专业三等奖。

1996年在河南电视台“艺海纵横”栏目做个人专访,并录制板胡独奏《花梆子》。

2000年为北京电视台“说演弹唱”录制板胡独奏《骑青马》。

2001年调至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担任该系板胡专业教师。制定了中国戏曲学院板胡专业教学大纲,编写了《板胡曲集》和《板胡练习曲》作为本院板胡专业的教材。在《戏曲艺术》发表论文,题目为《谈板胡演奏当中的音准问题》和《论板胡在梆子腔剧种当中的应用》。 2005年,由她演奏的板胡独奏曲《花梆子》被选入中国唱片社出版的CD《大师· 板胡》。担任板胡独奏和领奏参与了《金狮拜年》、《中华童谣》、《彩云多情》等多部CD唱片的录制。

2006年获得北京市教委“青年骨干教师”的称号担任民族管弦乐学会考级委员会评委,中国歌剧舞剧院考级评委。由她创作的板胡曲《中原风》被民族管弦乐学会板胡考级教材选为考级规定曲目。

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形式的演出以及录音、录像活动,曾与中国交响乐团、北京交响乐团、中国歌舞团等国家级院团有过成功的合作演出。

牛长虹的演奏风格朴实大方、技术娴熟自然、感情细腻真挚、内涵博采丰富,注重演奏技巧与风格的并重,多年的专业学习与实践使她具备了深厚基本功功底,对音乐有较深层次的理解和诠释;作为戏曲学院的教师,她虚心求教,对地方戏曲音乐中板胡的演奏风格和特点进行了研究与学习,从而对板胡演奏中戏曲音乐风格、地方音乐风格有较准确的把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二胡艺术网 ( 浙ICP备11022551号  

GMT+8, 2019-10-24 00:43 , Processed in 0.32812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