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返回主站

二胡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二胡论坛 门户 学堂 二胡教学 查看内容

点击选择栏目:  胡琴知识 |技法技巧 |二胡论文 |曲目赏析 |选购保养 |二胡制作 |二胡教学 |

宋飞:“玩”出来的演奏家  

2016-5-25 08:44| 发布者: erhuart| 查看: 275| 评论: 0

摘要: 爱艺术 爱人民 爱学生  ——访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飞  作者:裴诺      尽管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中国音协副主席宋飞的语速不快、语调平和,但与她面对面,记者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被领入其所钟 ...

爱艺术 爱人民 爱学生

  ——访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飞

  作者:裴诺    

  尽管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中国音协副主席宋飞的语速不快、语调平和,但与她面对面,记者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被领入其所钟爱的民乐殿堂。作为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唯一的一位器乐演奏家,宋飞谈得更多的依旧是她演奏和教学的心得。

  “玩”出来的演奏家  

  “小的时候像抱娃娃一样轻松、自然地拿起了二胡,这一拉就是这么多年。不知为什么,这件小小的乐器赋予我那么多的神往,我的乐趣、欢愉、伤感、寄托和希望尽在其中,都在由指尖流淌出的音符里……”

  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每一次听父亲给学生上二胡课,宋飞就会好奇地扒着门缝看:是什么东西会发出这么好听的音乐?结果发现原来不用唱,手指放在那个大玩具(指二胡)上就能有声音出来。等学生走后,宋飞就赶快跑过去拿起二胡来试一试。“因为我小时候爱唱歌,就会在那上面找一找自己唱的调调,找那个音符,找好了以后,我就说,爸爸,你快来呀,他说干什么,我说,你看,不用你教我就会,我就给他拉。后来他就发现,我在这方面应该是有兴趣和悟性的,所以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他就正式教我。第一首教我的曲子,我现在还记得,是《找朋友》。我就觉得太有意思了,别人都是用嘴唱,我不用张嘴就可以把这些歌唱出来。”

  但真正学琴的日子还是很苦的。宋飞对父亲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严格、严谨。“父亲是位非常严格的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别的孩子都是做完功课再练琴,而我是练完琴才能做功课。小时候随父亲学琴,就像在课堂上一样,绝不允许偷懒,更不允许得过且过,布置的作业要一丝不苟地完成才行。经常是他说一句你就得连着做5遍对的,做完后,我以为就可以让我休息,他却说接着往下走。我当时还给爸爸起了个外号叫‘宋扒皮’。”作为启蒙音乐老师的父亲对宋飞有着深深的影响。“父亲是一位综合性的艺术家,他不但精通二胡,创造了多种二胡演奏新技法,还出版了多部专著和多篇学术性论文,发表了数百首知名的作品,在我眼中,父亲更像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宋飞说。

  演出、教学两不误  

  “一项事业要发展,仅有几个人的辉煌还远远不够,它需要的是一个时代、一个层面、一个群体的人都能在这个专业天地当中有所作为。民族音乐的教育、传承,是文化发展非常重要的基础,作为教师,可以帮助更多未来的人合力去完成民乐的复兴发展。”

  宋飞不但有着精湛的二胡技艺,还精通高胡、板胡、坠胡、京胡、古琴、琵琶等13种弦乐器。1989年6月,她参加首届“ART”杯中国乐器国际比赛获青年专业组一等奖;1995年,在北京成功举办《华风琴韵》个人独奏音乐会;1996年,组建“华韵九芳”小民乐团,还进行民族音乐的推广、研究、演出工作;1998年,作为第一位在金色大厅演奏的二胡演奏家,她用清新活泼的《空山鸟语》和深沉凝重的《二泉映月》征服了当地观众……这些年来,宋飞多次参加华北音乐节、中国艺术节、澳门国际音乐节、台北艺术季、北京国际音乐节等演出,首演了《牧马少年》《燕赵春潮》《思念》《洪湖协奏曲》《江河云梦》《冀东小曲》《竹韵》《楚魂》《春野》《清明上河图》《野草》《望儿山的传说》等二胡新作。记者采访时,她还正在与作曲家关乃忠就10月澳门中乐团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委约的新作进行沟通、探讨。

  教师这一职业在宋飞心中占据着崇高的地位。1999年,宋飞放弃了中央民族乐团独奏演员的职业,回到自己的母校中国音乐学院,她要用自己的行动回报绵长深厚的师恩。很多人对此不理解,甚至为她惋惜。但宋飞有自己的道理:这使她有了更多对二胡艺术进行理性思考和研究的机会。“我希望自己能两条腿走路,既有鲜活的舞台实践也有教育传承。教学与演出是互动的、互促的。如果你只是教学,你会失去艺术的来源,失去与受众的交流,如果你只在舞台上演出,你会失去对理论的梳理,艺术水平很难提升。教学与演出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可以互助。我每个星期要上几十节课,十分繁忙。但无论讲课多么忙,我都会尽量安排出时间到基层演出,哪怕自己辛苦一点。有人称我们是金字塔的塔尖,但支撑我们的是金字塔下面的基层群众。如果不关注基层,我们就会被架空。教育是一种传播,演出同样也是一种传播。具体到教学,目前民乐的教学虽然成果丰富但还不够系统化,需要花多一些时间和精力去整理、归纳。”

  换个视角教学生、推民乐  

  “拉《二泉映月》你穿蓝色的衣服吧,因为天空是蓝的、水也是蓝的。红衣服你拉《红梅》的时候再穿吧。”女儿桃子认真地对宋飞说。

  “谢谢老师像母亲一样地给我教诲、训导和关爱!”13岁的学生黄晓晴第一次获奖后捧着一根冰棍儿向宋飞扑来……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颗音乐的种子,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激活她,让她发芽、生长、灿烂,照亮世界!”“孩子的很多看法、想法都与我们大人不同,究竟原因在哪里?视角的不同!”这是宋飞多年来带学生和培养女儿桃子的深刻体会。

  对民乐的推广,宋飞也一直本着站在观众角度思考的原则。看宋飞的师生演奏会和看别的所有演奏会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就是“亲近”。每支曲子开始之前,她会站在话筒前自己讲解,说这个曲子的创作背景、说自己当年练这个曲子时候的感受和经历。观众会觉得好像和朋友在聊天。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专门做音乐做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思维定势,因为可能钟情于一种事物就会有一种感情在里面。现在,我也会通过孩子的视角看世界,通过孩子对音乐的理解,我对音乐和世界也有了更多感受。做音乐千万不要失去本真的自己,要做到人琴合一。有的时候为了比赛,展示自己的技巧,反而不如孩子的纯真演奏打动人。音乐是最好的情感表达方式,无论在音乐中表达怎样的情感,这情感一定是真的、善的、美的。”宋飞真诚地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二胡艺术网 ( 浙ICP备11022551号  

GMT+8, 2019-10-24 00:44 , Processed in 0.35937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